一个省会城市单双号限行的40天

更新时间:2018-12-28

此前的2017年12月4日至31日,郑州曾实行过类似的单双号限行政策。不同的是,当时的限行范围是三环以内,天天24小时全部限号。

2018年11月19日下战书,郑州市公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,宣布了《郑州市国民政府对实行灵活车单双号限行的通告》,恳求2018年11月21日至12月31日的每天7时至21时,郑州市四环以内(不含四环)的所有道路,单号机动车单日行驶,双号机动车双日行驶。通告称,这次限行的目的是“减少机动车沾染物排放,持续改进我市环境空气品德,缓解交通压力。”

“出不去”与“回不来”

据郑州市政府官网数据,2017年,郑州市常住人口988.07万人,城镇居住人口713.71万人。2018年12月17日,郑州市交警支队宣传科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郑州市机动车保有量已冲破400万辆。

新的限号令发出后,因为范围扩大到四环引得各方念叨。理解者有之,愤懑者有之。郑州当地一学者在网上评估郑州的此次限号是“猪病了让人吃药”,“谁抱怨雾霾就折腾谁。”

也有人庆幸,限号的日子只有40天,“眨巴眼儿就从前了”。

从11月21日开始,每逢单号日,家住郑州市建设路西三环栖湖怡家的牛林(化名), 凌晨6点不到便要扭亮卧室的床头灯。不意外的话,6点30分,他跟哈欠连天的妻子已经在上班的路上了。

这是郑州限号后单号工作日的常态。牛林的车牌尾号是5,要在清晨7点前将附近分娩的妻子送到单位。下班后,他会打车先把妻子送回家休息,9点后再骑电动车到学校把车开回家,不然第二天不限号还是没车用。为此,他每天需要额外支出将近50元钱。“起得比鸡早,睡得比猪晚。”

12月20日,郑州市中原路与大学路交叉口。限号后,郑州主要路口大多竖起了提醒牌。新京报记者 段睿超 摄